意外太多了!公私募机构筹谋研究“变阵”,拟增设国际情报分析等岗位


2022年,内地公私募机构或许在应对2008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外部考验。

而这样的考验也在催生投研模式和覆盖面的调整。

一些反映敏锐的机构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:

海外动态信息太少;

及时、快速的事件反应太少;

全球化的宏观研究不足;

跨国的“情报”信息的搜集和分析存在弱项......

随着整个世界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,规模不断扩大的资管机构开始催生新的投研需求。

突发灾难分析;战事分析;地缘政治解读;这些全新的领域已经成为了部分机构心中亟需补强的短板。

公募首提加强国际政经研究

业内知名的公募机构睿远基金,日前发给持有人的沟通信中就提及了研究力量加强的方向

他们说道:

“我们取得了相对基准明显的超额收益,但我们无法避免产品净值的下跌,对此我们深表歉意。随后我们将加强在国际政治、经济和军事方面的研究力量,以增强我们对复杂国际形势的研究,更好地为投资服务。”

这是国内公募资管机构中,率先提及加强海外政经局势研究的公募机构。

必须承认,目前的公募机构投研框架中,国际政经研究的岗位多数是没有专岗负责的。

除了少数公司设有服务基金经理的宏观配置团队外,绝大部分的公募研究力量集中在对行业、对上市公司的调研上。

当然,这符合目前公募整体基本面导向、由下至上的投资方法。

如何应对不确定性?

但上述架构是建立在外部环境总体稳定,不确定性冲击不显著的前提下的。

历史上,遭遇次贷危机的2008年以及其后几年,内地资管机构也曾大规模的增加对宏观经济的研究和覆盖。

另外,随着近年整体规模的增大,以及产品线的丰富,越来越多的公募产品和国际环境发生了关联。这也催生了国际化、由上至下的研究需求

原油类基金即是典型案例之一。

其近年的净值大起大落都与海内外的油价波动密切相关,后者又受海内外政经局面的影响。

另一个典型是黄金挂钩的资管产品,密切关联海外政经格局。

此外,海外QDII产品的管理和申赎,也受到了相关因素的密切影响。而这点显然还需加强。

实际操作难度大

那么,现实的资管行业,尤其是灵活的私募机构有解决此类问题的良好前车之鉴么?

一些业内机构表示:捕捉全球信息的实操难度太大了,目前获得的海外信息仍属于“二手信息”,时间上滞后。

多家百亿私募机构表示:对近年市场波动背后的政经格局变化并不了解,也不了解投资A股的海外长线资金真正的底层想法。

目前,头部私募机构们优先做的调整如下:

1)不少机构提出,紧密关注国际财经类电视台、平面媒体、新媒体的信息,特别是侧重地缘局势、国家间关系的多维度信息;

2)部分机构认为,利用既有人力资源比如校友间资源,以及行业内网络资源,与政策研究人士加强沟通,深度了解宏观局势;

3)也有一些机构兴趣不大,表态不会设置专门的政经研究岗位,不认为加大关注海外局势对在岸投资有立竿见影的帮助。

本土机构的“试水”

纵观全球资管机构,以桥水基金为代表的宏观对冲基金,普遍具有全球视野的研究资源和能力。

而国内,“试水者”主要集中在少数规模较大的本土宏观策略基金的管理机构身上。

资事堂了解到,2019年初,百亿宏观私募凯丰投资引入高滨,作为首席经济学家,这个职位在中国私募中颇为少见。他曾任美银美林董事总经理,主管环太平洋地区利率策略研究部,还曾任雷曼兄弟债券研究部数量组合战略亚洲部主管。

据悉,凯丰宏观团队另有三名成员围绕TRACE模型(T-Theme主题,R-Risk风险,A-Asset资产,C-Capital资金,E-Economy经济)进行拆解研究。“T”会覆盖全球最重要的新主题,而“R”即会关注潜在的风险,也会关注风险出现后会否演化成新的主题,比如疫情冲击,比如地缘政治的战争爆发。宏观研究会把这些重要的主题和风险拆解下去研究,判断经济趋势,研究其对资金流动的影响,然后在资产上构建组合进行表达。更长时间周期上,会以宏观视角参与投委会的研讨以及公司整体投资决策方向的敲定。

总体来看,这是目前业内相对体系化的国际配置框架和人员配备了。

另一家宏观私募敦和资产也设置首席经济学家岗位。资深投研人士徐小庆担任首席经济学家。

不过,徐小庆在敦和担任的职务较多,一方面他覆盖包括全球大类金融资产配置在内的研究工作,另一方面他也担任敦和宏观对冲系列基金的基金经理。

因此,中国的资管机构是否需要更高维度的全球视野,去捕捉阿尔法,这或是近期市场波动留给管理人的一道思考题。

想了解更多内容欢迎进入资管读者群内交流,加小编芝士糖好友入群(微信号:cpt20180918)。

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,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、财务状况或需要。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。据此投资,责任自负。